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暴风集团实控人被抓)

导读:几年之前,雷军曾给冯鑫总结了著名的三个点: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够大;第二,你得找个人帮你;第三,你对钱认识不深刻。现在看来,这三点好像切中要害。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杨坪)、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中国基金报(ID:chinafundnews)、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公开信息

7月28日晚,暴风集团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不过,具体原因并没有公布,公司称“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冯鑫的个人微博更新停留在6月5日,而据知情人士介绍,冯鑫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停留在7月15号,分享的是一篇关于不久前上映的《狮子王》的影评文章。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布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同时,暴风集团还发布了另外一则公告:风迷投资撤销公司在暴风智能董事会1名董事提名权,由此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及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

曾经的44倍大牛股

说起暴风,相信很多人对它最深刻的印象有两个。

一个是PC时代,几乎每个人的台式电脑都装过一款暴风影音的播放软件。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第二个是它在创业板上的惊天涨幅。

2015年的3月24日,暴风科技正式登陆A股创业板,成为国内第一家从VIE结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最初发行价为7.24元。

上市之后,暴风成为明星公司,股价疯涨,曾创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在2015年5月末股价达到327.01元,涨了44倍,被市场称为“妖股”。

在2015年的5月13日,中国视频业老大优酷土豆总市值为40.7亿美元,约合252亿元人民币。而暴风同日的总市值已经达到了303亿元。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有消息称,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此后,暴风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

暴风集团旗下已无可供执行财产

7月2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了两份执行裁定书,两个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分别为“北京学之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摩柏时空广告有限公司”。

这两份裁定书中均提到,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此前,暴风集团曾多次被列为“老赖”。据启信宝数据统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共计6次,此外还被列为被执行人80次,遭遇股权冻结1次。

当投资者问及公司退市问题,冯鑫表示,目前尚未触及退市条件。但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这两份执行裁定书暴风集团的财务状况彻底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原来暴风集团竟然“穷”到了无资产可供执行的地步。

业绩亏损严重,更有退市风险

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暴风集团表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风TV的亏损。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11.91亿元,流动资产为4.1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

仅2018年一年,暴风就亏掉了过去五年的所有净利润。而且不似商誉减值等一次性的亏损,暴风的亏损是由于主营业务,也就是暴风TV的亏损。而这正是冯鑫此前全部的希望。

此外,据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当季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60%;净亏损1749.5万元,上年同期亏损2954.17万元。截至今年3月末,暴风集团总资产为12.17亿元,较2018年年末的12.42亿元同比下滑2.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684.66万元,较2018年年末的2423.45万元下滑71.75%;流动资产合计6.09亿元,较上年年末的6.2亿元下降1.77%。

事实上,暴风科技二季度亏损幅度明显加大,经营状况非常不乐观。公司最新公告显示,预计2019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000万元至23,500万元,公司一季度亏损3446万元,二季度的亏损金额至少达19554万元。暴风集团一季报的资产负债表的数据显示,其3月31日的净资产已经为负(-8.97亿元),根据交易所规则,创业板公司如果年报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的话,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而根据7月28日晚间的另一份公告,暴风智能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后,暴风集团资产总额仅为5.52亿元人民币,而同期负债总额为5.54亿。也就是说,暴风集团已经资不抵债。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7万股民踩雷,高管们早已减持

作为曾经的明星大牛股,暴风集团也受到了不少散户的追捧,截至最新数据,暴风集团还有近7万的股东户数。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与散户截然相反的是,机构资金几乎都逃离了暴风集团。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截至最新交易日,暴风集团股价仅为6.30元,市值20亿元左右。这与公司2015年3月上市之初股价曾创40天36个涨停形成鲜明对比。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在公司股价大幅下杀之前,尤其是本次事发之前,不少高管都已经密集减持套现。其中,2018年9月以来,公司董监高减持明细如下: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刘诗诗、赵丽颖“逃过一劫”

2015年5月,上市后的暴风科技提出全球DT大娱乐战略,并在当年完成了VR、TV、秀场、视频、文化等五大业务的布局。2016年6月,成立暴风体育,并将中超、CBA、德甲在内的11项具有超高商业价值赛事版的部分版权收入囊中,

2016年3月,暴风集团计划以10.8亿元购买刘诗诗旗下稻草熊影业的60%股份,包括从刘诗诗处收购12%股权、从赵丽颖处收购0.6%股权,交易完成后二人将分别获得价值2.16亿元和1080万元现金及暴风股票。不过,因估值溢价较高,这笔收购被证监会问询,同年7月被证监会否定。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图/图虫

暴风TV接盘方或为公司管理层,CEO刘耀平关联股份已达20.348%

暴风集团在宣布实控人冯鑫失联的同时,放弃了对子公司暴风智能的控制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苦寻战略投资人未果,暴风智能被暴风集团以近乎“赠送”的方式,交给了暴风智能现有管理层。

一方面,暴风集团控股股东暴风控股转让暴风智能6.748%股权给北京忻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忻沐科技”),股权转让价格为1000万元,暴风控股完全退出;

另一方面,深圳风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撤销暴风集团在暴风智能董事会1名董事提名权,暴风集团不再行使风迷投资对暴风智能的1名董事提名权,彻底失去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风迷投资正是暴风智能现有管理层的持股平台(持有暴风智能10.07%的股权),暴风智能CEO刘耀平持有风迷投资62%的股权。

另外,刘耀平还通过青岛雷震四海信息科技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岛雷震”)间接控制着暴风智能3.53%的股份。

此外,新入局的“接盘者”忻沐科技也与暴风智能现管理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成立于2015年12月16日的忻沐科技,其唯一的股东宁波忻潼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忻潼”)注册资本100万元。

企查查显示,宁波忻潼曾与自然人刘苹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深圳暴风大耳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暴风大耳朵”)的公司,自然人伍斌文在该公司担任监事。

此前在暴风智能被卷入“解散”传闻时,曾有员工表示,暴风智能曾在“解散”工作群时通知称,员工可选择将劳务合同关系转移到“新公司”暴风大耳朵。

但暴风大耳朵的刘苹、伍斌文,与暴风智能CEO刘耀平一起参与了青岛雷霆的出资,间接持股暴风智能。

这也就意味着,刘耀平与暴风智能20.348%的股权存在关联,超过了暴风智能第二大股东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航辰”)20.17%的持股比例。

眼下,第一大股东暴风集团对这个“烫手山芋”避之不及,刘耀平或全权控制暴风智能。

暴风集团的仓皇“逃离”或能折射出暴风智能现有股东层的“窘境”——“强咽苦果”在所难免。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暴风智能合计有13名股东,包括暴风集团、东山精密(002384.SZ)、风迷投资、奥飞娱乐(002292.SZ)、三诺数码等。

其中,宁波航辰93%的有限合伙股份,被江西的中航信托认购。2016年8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暴风智能增资扩股公告,称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公司向暴风统帅增资人民币2亿元。

2017年9月,东山精密也曾以4亿元认购暴风智能的股份,企查查最新数据显示,东山精密是暴风智能第三大股东,占股比为11.02%。但在2018年,东山精密对暴风智能计提了5000万减值准备,同时对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了2亿元坏账。

此外,奥飞娱乐、深圳市三诺声智联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暴风科技7.44%和3.53%的股份,其中奥飞娱乐对暴风智能计入的账面价值高达5亿元。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

冯鑫 图/图虫

暴风是“小乐视”?盘点冯鑫三败

去年这个时候,曾有媒体这样写到:暴风迷失在风暴之中,而冯鑫依旧莽撞,看似又回到了创业初期,“像个没头苍蝇,我特别不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就想有一天死在路上就好了。”那么,百亿冯鑫为何走到这步田地?还真可能与他误打乱撞有较大关系。

坊间一直都有一种说法:暴风是小乐视,冯鑫是贾跃亭。但冯鑫对此并不认同。然而,从人生轨迹和其赌性来看,却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现在看来,冯鑫在暴风集团上市之后,至少有三败:

一败,上市之初未抓紧做再融资

在乐视市值来到2000亿巅峰的时候,暴风的市值也来到了400亿巅峰。在那个时候,暴风集团没有选择借着火爆的市场再圈一次钱,反而醉心并购。当时,该公司高调宣布,向“全球DT大娱乐”战略转型,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主力方向,并拟通过定向增发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以完成目标生态的搭建。

“生态”这个词是不是相当的眼熟?没错这是贾跃亭PPT上当时经常会出现的一个词汇。然而,暴风多次定向增发融资计划均未获批。有时候机会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来。暴风错过了2015年再融资的最佳时期,接下来的日子很快就碰上了再融资及并购的严监管。

二败,激进并购

近期,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证券的一个案件当中,其实暴风集团也是主角,而且可能损失惨重。2016年,暴风体育拟收购MPS,这家公司当时估值高达10余亿美元,但暴风体育只做了2亿元人民币A轮。看起来,这又是一个“蛇吞象”的游戏。

怎么个“吞法”?暴风集团开始冒险之旅:首先由光大资本正式设立了结构化基金浸鑫基金用于跨境并购,其中,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出资6000万元,暴风集团劣后出资2亿元,招商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作为优先级资金分别出资28亿元和4亿元。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迅速收购了境外版权公司MPS。但很快MPS公司就陷入经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宣布破产清算。这意味着52亿元打了水漂,并将暴风集团拖入深渊。

暴风集团的公告显示,该交易导致公司产生了1.4亿元的权益性减值及4800万元的坏账损失。2019年5月,光大证券旗下公司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要求后者及冯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约7.5亿元人民币的损失。

三败,战略失误

除了再融资和激进并购。在产业发展战略上,冯鑫也是连番吃土。此前,在VR这个风口上,冯鑫着力颇多。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VR并未成为爆款,反而在2016年开始降温。此前冯鑫在暴风魔镜的B轮融资中,与中信资本等投资方签订了一个“对赌”协议:如果暴风魔镜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并购,冯鑫要回购股份。但由于VR行业失去魔力,中信资打算提前撤资,为了不给暴风集团造成负面影响,冯鑫以自有资金偿还了5000万元,但依然欠款4000万元。因此,中信资本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的327万股股份。

除了VR,暴风TV亦亏损累累。财报显示,2018年,暴风TV亏损达11.91亿元。分析人士认为,暴风TV(暴风智能)长期的价格战也让暴风集团元气大伤。为了和乐视竞争,2015年,暴风TV把40寸电视定价为999元,这款人气产品一直处于亏损售卖状态。后来,互联网电视领域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这个行业又需要巨资投入,但暴风集团并未抓住资本市场给予的机会。

几年之前,雷军曾给冯鑫总结了著名的三个点: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够大;第二,你得找个人帮你;第三,你对钱认识不深刻。现在看来,这三点好像切中要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股票知识平台 » 暴风集团股票害死人(暴风集团实控人被抓)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